400-398-5555

15980221267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重庆市开州区
联系方式:400-398-5555
公司传真:0233690908
手机:15980221267

2019四巨头会降格为寡头吗?唱衰费德勒为时尚早

来源:未知作者:zshttc.com 日期:2018/11/30 19:35 浏览:
费德勒

  重返王位的诺瓦克·德约科维奇,在上周日的ATP赛季收官日经历了一次意想不到的失败,他在ATP总决赛被21岁的亚历山大·兹维列夫击败。不过不用对此过分解读,在新的一年德约仍会被视作统治ATP的最佳人选。

  不问可知的理由是,德约在下半赛季的复苏相称强势:状态维稳下他在近38场比赛赢下35场,在2018年斩获4座冠军(包含2座大满贯)。不仅如此,随着ATP赛历的爆缸以及赛季长度的增加,再不人可以单凭一两次的好成绩而一枝独秀下去,这就让德约的久长力更加被看好。

  事实上,这也是交织在2018赛季ATP篇章中的主旋律。

  四巨头或降格为一巨头

  网球历史学家回望2018年美网时,兴许会将其视作“四巨头”时代的一个转折点。当“四巨头”云集同一大满贯赛事,美网成了他们越来越难走到尽头的大满贯赛事之一。

  德约赢得了美网,但这次他不击败任何一位老“冤家”。费德勒在第四轮输给了名气不大的澳洲人米尔曼,穆雷(从髋伤手术中刚恢复)在第二轮被35岁排名第31位的沃达斯科阻击,纳达尔半决赛对阵德尔波特罗时因肌肉拉伤退赛。

  吉利的征兆是:自那之后纳达尔本赛季再未打过一场比赛,总决赛前他还接受了脚踝手术。穆雷的恢复因状态起伏备受折磨。费德勒只管年终排名位居世界第三,但他2018年与Top 10的交手纪录仅为4胜6负——这其中还包括一场对阵“陨落”版迪米特洛夫的失败。

  天空才是极限

  来自阿根廷身高仅有170cm的迭戈·施瓦茨曼,在2018打出了他职业生涯的代表作,创下了第11位的职业生活最高排名(年初排名第17)。不过如果能与同胞德尔波特罗更换体型,迭戈也许会非常开心。身高198cm的“大菠萝”也有个值得称赞的2018,他的排名一度升至第三,不过由于伤病他被迫退出ATP总决赛。

  确切,块头大小对成绩有影响,在从前多少年这一迹象有加重趋势。兹维列夫和西里奇的身高都是198cm,而温网亚军凯文·安德森的身高达到203cm,首次入围ATP总决赛的伊斯内尔身高比安德森还要高出5cm。入围伦敦总决赛的8位精英球员只有锦织圭的身高低于185cm。

  这不是机缘巧合——而是一个明显的趋势。据一位名叫VoodeMar的推特用户的po文剖析,1978年入围年初总决赛球员的均匀身高是177.8cm。而在从前20年这一数值上涨至185cm。在2008年它又涨了一英寸,今年他们的平均身高到达193cm。

  Next Gen的“蛮夷帮”正蓄势待发

  事实看上去就是如此。22岁的卡伦·卡恰诺夫在巴黎大师赛取得冲破,随后一周跳出在米兰举行的新生代总决赛的兹维列夫在伦敦的ATP总决赛加冕。

  这对近来牢牢把控ATP皇权的“30+”球员算是两次沉重的打击。而且还有更多年轻球员正蠢蠢欲动呢。在ATP排名11到16位的六位球员中有五位年事都介于20-23岁。这包括20岁的斯蒂凡诺斯·西西帕斯,他的排名从年初的91位飙升至第15位。其它像亚历克斯·德米纳尔,泰勒·弗里茨,弗朗西斯·蒂亚弗以及丹尼斯·沙波瓦洛夫,也都有杰出的2018。但兹维列夫跟卡恰诺夫是最“吸睛”的两位。

  作为ATP官方分析师以及德约的技能顾问,克雷格·绍内西和ESPN聊到:“我将卡恰诺夫视作未来的Top5。他的网球态度相当不错,他的网前也超群绝伦。他知道如何撕开角度,而且几乎不会错过一个网前。”

  暴风雨即将来临

  男子网球处在“波涛汹涌”的状态有些年份了,不过排名系统震撼已开始折射出ATP更新换代的框架。

  年初的澳网,德约在召开球员工会时恳求ATP官方工作人员离开会议室,这样一来球员能够听到伸张他们权利的合法性倡导。

  大满贯赛事连续在提升它们的声誉和权重,而球员则继续表白欲望能“分羹”到更大的利益。费德勒最近在伦敦和《泰晤士报》提到:“球员奖金只占到赛事获利的8%。这并不是说咱们对冠军200万英镑的奖金尤嫌不足。咱们是在辩论资格赛球员在首轮比赛只能拿到多少千英镑。我们通过探讨是渴望确保更低级别的球员可能生存。”

  意识到ITF做出改造舍弃戴维斯杯已持续100多年的古老赛制后,ATP发现出自己的“网球世界杯”,盘算在2020年启动,从新包装且饱受批评的新版戴维斯杯则明年将在西班牙“投产”。和美国网协段位并驾齐驱的澳洲网协,在这些事件上变得更有商业头脑,并热衷加入其中,比喻说拉沃尔杯。不外这样一来一定会波及好处纷争。

  集团赛刮起新潮流

  作为拉沃尔杯的发动听,费德勒2017年在布拉格举办了拉沃尔杯的元年赛事,打造出极高的团体赛水准。今年赛事转场至芝加哥,水平甚至更高。

  事实证明,球员喜好参加团队并肩作战。尤其在秋天当年度最后一项大满贯赛事结束后他们就更爱好了。队友间的“基情”以及来自比赛的挑战激励着球员,也许最为重要的是,没人想让球队失望也没人想在队友面前争脸。

  当世界组成员约翰·伊斯内尔被问及接到拉沃尔杯的分派任务有多需要“壁垒森严”时,他回复说:“老实讲,这个问题真的让我恼火,百分百的全力以赴。这一点也不像表演赛,一点也不。我会真刀实枪地干。”

  “唱衰”费德勒?机遇还不到

  确实,当初又到了德约一家独大的时刻。从某些方面看费德勒的这一年令人警醒,诚然他的状态下滑称不上完全预警。赛季中段他看上去耗尽元气。但有一点:费德勒并非常人。纳达尔和穆雷因受伤和手术,他们的2019要打上重重的问号,费德勒状况下滑兴许和年龄不无关系,但他可能扭转反弹,在今年的倒数第二场竞赛他表现出高水准,“复仇”了安德森。

  演绎到底,除了健康,费德勒还保有一个秘密。停止伦敦之行时他告知记者:“我必须告诉你,在37岁还能有如斯竞争力我深感自豪,能坚持在赛场我无比开心。从那一点来讲,我对这个赛季的成就感到开心。”

  他也许要鼓足全力才华跟德约强掰手腕,他也许会时一直被意外爆冷,或者错失之前会尽在控制的巨大机会。不过他仍热爱网球,那是他最攻无不克的武器之一。只有费德勒仍然在2019赛季征战,所有皆有可能发生。

  (好动网球)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